会写点小文 会画点画的小透明

脑洞甜饼 男朋友也可以买一送一?

1.

       这是王一博和肖战确认关系并同居的第三个月,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甜蜜。就是前些日子里两人档期都排的很满,小两口甚少能待在一起腻腻歪歪。好不容易两人刚得了空,这就出了大事。

  

     刚买了早点的肖战走进家门,这才刚拖了鞋,就发现 王一博竟然破天荒的早起了,要换做平时休息就算是太阳晒屁股了,坚果上脸挠他了都不一定起得来,还得靠肖战哄。

    

      "王老师,今天肯早起啦?我刚买了早饭,你收拾收拾快来吃啊。"​肖战说完摆好了鞋子,提着早点就往餐厅走。

   

    等等!肖战突然地停下来​发现眼前的王一博不太对劲。

     

    虽然好看是一如既往的好看,但个子怎么变小了,这头发颜色这发型怎么回事?  还有你为什么会从客房里出来?昨晚和我睡得人是谁?鬼嘛?

    

  

   肖战楞在了原地​,他看着眼前睡眼摩挲的人犹豫得问了一句:"小朋友,你是一博的亲戚吗?"

  

   ​

     本来还在揉眼睛的金发少年,猛地瞪大了眼睛那还带着少年稚气的小脸唰的红了起来,  惊叫道:"你谁啊!为什么在我宿舍?还有我就是王一博,再者别随便叫人小朋友!"

  

    "肖老师,一大早的来客人了吗"

     一个稍成熟些的声音逐渐靠近。又是一个王一博!这个抓了抓因为睡了一夜有些炸毛的鸡窝头,慢悠悠晃过来的王一博在看到客厅的情况也是懵了。

  

      "肖老师!你哪找了个和我这么像的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嘛!啊 ,不过这也太小了,不太行吧。"

    

       "我还要问你哪位啊?你说谁不太行!!"

  

        "一博你能别闹了吗?"

  

       "我没闹。"异口同声的相似却又不同的声音。

 

    两只耶啵大眼瞪小眼,最后大耶啵接过早点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搂过肖战靠在椅子上,眼睛直直盯着小耶啵。

   

    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讨论

  

大耶啵得出了一个结论

17岁的自己穿越到了现在来打扰他和战哥难得的休息机会。无语。

   

小耶啵得出了一个结论

22岁的自己会和眼前那个名   叫肖战的人在一起。自己是个gay?!! 等等 谁是攻啊!

   

  肖战得出来一个结论

男朋友是买一送一的。至于为什么是小的,你见过赠品比正装大的吗?

    

       ​

记一个博肖脑洞

      设定博肖已同居,  一大早出门买早餐回来的小赞一进门看到,刚睡醒王一博从客房出来,刚想问为什么是从客房出来,结果突然发现这不是白牡丹时期的小耶啵嘛!就在小赞和白牡丹都懵逼了的时候,大耶啵从主卧里走了出来。在三人理清楚了来龙去脉后,就开始了稀里糊涂的日常。

      大概就是两个耶啵一起打游戏玩滑板抢小赞的小甜饼! 对 我吃我的醋!哈哈哈哈哈


感谢这个夏天

 

         在我眼中的忘羡从不只是爱情,他们之间更是知己。我一直坚信蓝忘机和魏无羡心中有相同相通的东西,那是生生刻在灵魂里的固执,是一颗想要为天下锄奸扶弱的赤子之心。在世人眼中他们是如此的不同,一个是姣姣君子 一个是邪魔歪道,一个生在戒律森严的姑苏蓝氏,一个长在肆意洒脱的云梦江氏。然而他们又是那么相似,就好似世间另一个不同的自己。他们的羁绊远不只一句"他和他相爱"就可以概括的。

     感谢王一博和肖战可以把这样绝美的忘羡呈现在我们眼前 ,更感谢陈情令剧组将这个只存在于我们想象的世界告诉更多的人。

           "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陈情令不会是夏日限定 ,他将会是我心里的一片柔软。

动机不纯 (短篇)

     注: 因为预告片羡羡跳崖开的脑洞… 超短!

              磕cp就磕cp别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

            

1.

     “魏婴!” 

     看着在自己眼前坠入深渊的人,这简单的两个字却被王一博喊出了泣血的味道,是难得的不克制由着情绪泛滥。感受着手上残留的余温,竟疼得发烫,眼前的景物也因为泪水模糊。

  

   “一博,小心!”在一旁的汪卓成发觉不对,一把拽住向悬崖边再探出的王一博。

“不好意思。”王一博这才猛得从魔怔中醒来,发觉自己方才近乎是大半个身子探出去。

“蓝忘机,你这也太入戏了吧。” 汪卓成调侃着说。随着他的目光,王一博抬手一抹,发现自己原先用眼眶堪堪兜着的泪水,已滑落至脸庞。

       在外人看了似乎是如此,但其实只有他自己明白,不是入戏亦或者说绝不只是入戏。他抬手又正了正本就规整的不能再规整的抹额。不是的,蓝湛的情感应当是更克制的。可他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普通人,没有三千家规,没有什么云纹抹额,这情绪又要用什么去禁锢。

       这场戏的开始,他一直理所应当得沉浸在蓝忘机这个角色的情感中,他的痛心愁苦中,可当看着坠入深渊的魏婴,他脑中浮现得竟是肖战,是那个穿个白衬衫会和自己打闹,会叫自己“王老师”

的肖战,他不由就慌了神。

         这一慌,就一直到下了戏,去吃晚饭。车上,王一博肖战并排坐在后面,难得的小学二人组没翻起什么波浪。王一博只是直直地看着窗外,夜晚的微风吹乱了他的发丝,一种难以言表的气氛在两人的空气中弥漫开。

         肖战像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一博,你说放原著里蓝忘机会不会跟着魏无羡跳下去。”好一会儿,依旧是一片平静,肖战眼神飘向另一边车窗外的景色,正打算自顾自接下去。

        “那魏无羡就不会跳崖。”肖战闻声一转头,竟一下撞在王一博的眼神里,那眼神里似乎是较着劲儿,固执得很,不知道是不是被晚风吹得迷醉了竟觉得其中还有几分深情。每一口呼吸都因此变得暧昧。

       “蓝二哥哥,这么懂的嘛”肖战故作轻松的开起了玩笑,试图改变这样的气氛。可落入王一博眼中却有了魏无羡同款只撩不娶的风流样。

       “你演的魏无羡你不知道?”心像是被对方故意躲闪的态度深深刺了一下,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懒得顾些明面上的情分。

       “额....是是是....这不随便问问嘛”白天拍这段戏的情况多危险肖战是知道的,本想顺势提醒王一博一定要注意出戏,可谁能想到这天还没聊就死了。不过说起自己,他反倒是宁愿承认入戏太深,也不想承认自己对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动了心思的,被那一句句“战哥”叫进了心里。平日里找对方打闹,缠着人家教自己跳舞,剧组其他同事见了半开玩笑调侃的时候,也就一句“我找我家蓝湛玩有什么不对”打发了,可终究是打发不了自己。活了将近三十年演了那么多部戏,他怎么可能分不清戏里戏外。可他就想借着由头去逗逗他们家王甜甜。明面儿上是乐得不行,但暗地里也不止一次暗笑自己动机不纯,心怀不轨。

       

For Tony stark

“Iam ironman  ”

​十年前这一句即兴发挥的话将钢铁侠、托尼史塔克、小罗伯特唐尼紧紧联系在一起。

【导演乔恩·费儒曾说:“不管是唐尼的丑闻还是功勋,我们都看在眼里,他和钢铁侠一样,都必须要正视自己的心魔,才能战胜远比事业危机更加严峻的人生困境,你告诉我,唐尼和托尼有什么区别?”

还记得历劫归来的托尼·史塔克召开记者会,原本要按照稿子念出由神盾局准备好的说词,但是当小罗伯特·唐尼凝视着卡片,却突然嘴唇一抿,开口说了这句结束《钢铁侠》的台词——我就是钢铁侠。(I am Iron Man.)

这句台词并没有出现在剧本上,而是唐尼的即兴发挥,这句话不仅忠于托尼·史塔克的性格,也忠于唐尼的天性。】


身处人生低谷的曾经的“瘾君子”唐尼挽救了同样岌岌可危的​漫威影业,在英雄电影中开启了一个漫威的时代。

“以人类之驱比肩神明”

曾经有一句话,穷人靠变异富人靠科技。他没有班纳博士的伽马射线,没有雷神的神力,没有美队的纯净内心和血清,但他用十年的成长,告诉我们,穿上那件战甲他是钢铁侠,脱下它他依旧是钢铁侠。

He is strong because of his heart

他并非一直坚定不移,他也曾因为自己的所为而悔恨,会因为过去的纽约大战而彻夜难眠,甚至是在面对终局的解法上也曾犹豫过。但他仍将保护全地球的人当做己任。毋庸置疑这样的过程是痛苦的,但他选择负重前行。

他赋予了英雄一词新的定义,使得超级英雄不再是那么可望却又脱离尘世。我想这就是我们深深爱着他的原因。

“Iam ironman  ”

十年漫威落下帷幕,而他打响的那个响指不只是这个十年的结束,更是下个十年的开始。新的时代,将会由其他复仇者接过。


爱你三千遍也不够, Tony.






【】方框内容引自微博


十八日情书

第一日


浪漫主义是彩虹色的,一直以来我如此想着,并为此着迷,正如同美术亦你。当然你更是可以带走我世界里的一切色彩。
“爱”的存在本就是美好的存在,就算是入世落俗也如同盛开的三色堇,为此我愿历经险阻。不见你的每一日都是难熬的,我相信你是明白的,苍白的天空连带着旁边的树都落了灰,我的思念将赶着每一丝云,我期望它来到你的身边。愿你安好,每一个夜晚都值得庆祝!



言寺

【流浪地球】被迫混乱 (口条\启一)短篇

没啥灵感快秃头了

半刘启视角bu


3.


   刘启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没想过拯救什么地球,他没那种"英雄病"。更没想过要跟这么个联合国要员搅和在一起。讲实在话,他看上面那些人不咋顺眼,其原因自不必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想象过的爱情,找个对老头子对朵朵好的女孩儿,也不用太好看乖顺点就好。也别说他什么大男子主义,说实在的他也就剩下这些了。

      逃逸时代比不得黄金时代,人命都没那么金贵,人情薄得地表的氧气似得。爱情?怕不是价不如蚯蚓干。

       他也搞不清楚他为什么没一拳头囵死那个拿着扳手挟持他宝贝妹妹的四眼,他也整不明白他为啥老叫李一一?

  但讲真,他听不得李一一扯着嗓子叫自己的名字,也见不得他掉眼泪。

    在头盔破碎的那个时候他好像依稀听到了除朵朵以外的抽泣声和嘶哑的呼喊声,他来不及抬手去安抚甚至来不及多想,他的意识就掉线了。再醒来时,当他看到李一一低着头沉默不语的走进门,心里泛起阵阵苦味。他的大脑告诉他,是他 ,一定就是他,是李一一。

   是。。。是什么来着?

就算人家为你嚎了几嗓子,抹了点眼泪,你又算得了什么?刘启如是想。但还是忍不住这张贱嘴,自讨没趣儿的问,

"李一一,你没什么你不打算和哥说什么嘛"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李一一会是这么个反应。他怕他懂了,但又怕他不懂。


        李一一躲了他很久了,从他醒来开始他就再没见过他。但也不代表在刘启住院的时候李一一都没来过,他都是悄悄地来生怕给人看见似得,只有为数几次被韩朵朵撞见,虽说被撞见了,但还是几乎每天半夜来。刘启有时候会装睡,等着李一一来,他渐渐发现李一一来了是啥也不做,就搬了个板凳坐在理他床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地方,一坐就是一晚上,当窗外的虚拟屏微微亮起一点儿的时候就离开,听着他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他不止一次想要挽留下他。

  但当他出了院,李一一反而就不出现了,除了上面分配一起做任务,他几乎是不来这边的地下城了。刘启这下是有些慌了,他不愿意他俩的联系就那么断了,于是他决定和这个小卷毛好好聊聊。

虽然他再三劝诫过自己不要暴躁得处理这件事,但看着将自己蜷成一团的李一一,他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禁锢住对方好好质问的冲动,好的,他真的那么做了,但一顿操作后,他鬼使神差得吻住了李一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记得揽上对方的腰的手感和对方眼睛里冒着的水汽,对,这全得怪李一一。带着 施虐心的小情绪在他的血管里蔓延,而小卷毛的每一个表情和挣扎的小动作都成了助燃剂。

   之前的想法也都跟着地球甩出了太阳系,他要和这个联合国技术观察员搅和在一起,毕竟他的一一可比蚯蚓干金贵多了。


【流浪地球】被迫混乱 (口条\启一)短篇

       此章为一一情感过度

       打啵瞎写预警
       第一章链接  见评论

2

要李一一说 ,爱情这东西就是荷尔蒙上脑的弥留,除了会打乱他拯救地球的大脑以为,一无是处。在遇到刘启之前的二十几年他从来没将这一项列进自己的人生规划里,当然直到当下也没有。

      

      在全球最后的全体播报后

      在所有人被地球灭亡的阴云笼罩的时候

”李一一​”

”木星表面与地球大气混合后 有没有点燃的可能性!”

”氢气与氧气混合 点燃只需要一根火柴​ 我们就差一根火柴!”

”李一一 ”

”这根火柴怎么样​”

”来吧 我们点燃木星!​”

他用着最自信的声音说着最天方夜谭的话。看似没头没尾的话,其间却包涵着使他安心的力量。那是比起黄金时代的浩瀚星空更加广阔的。

呵,还真该死的有点帅啊。

李一一如此想的。

正如他所言 地球的未来就在他们的手中,犹如枯枝上的点点的星火,仿佛刹那就灰飞烟灭。

”李一一”

”李一一,怎么办?”

”李一一”

      低哑而激昂的声音带着急切,这个人需要自己,不再是字面上的未来,而是现在  。沉寂了二十多年的什么似乎也随之点燃,在恒温的防护服中,就连他自己都被烧的滚烫。

      然而时间的紧迫使他来不及细寻这究竟是什么。 直到木星被点燃掀起的冲击波将时间定格。通讯频道的那头是建筑物崩塌的声音,直到一切平静,无论再怎么呼喊他都再听不到那个声音的回应。他承认自己慌了神,他第一次将自己的电脑交托给身边的人,第一次将紧紧攥着的二十面骰子,拼命地赶去见一个人。害怕自己赶到时,赶到时怎么样?

    "你该醒醒神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一一像是被惊醒一样,一转头又对上刘启注视的目光。

    还好,这个人还在。

就这样看了一会,然后像是想到什么,猛的低下了头。

  

    ”不是,李一一,老子他妈是烫人怎么样?”

   刘启一脸阴沉转过头继续开车, 没好气地说。

     ”不...不是,不对,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

      李一一咕咕嘀嘀地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提不起什么气。

   听到这刘启在听不下去了,将车停在一边,转过身正正看向坐在副驾驶的李一一,”你到底怎么回事?”声音里压抑着暴躁。

“我能怎么回事,你快点开车,别耽误了任务!”

  李一一不禁向座位的一边靠,声音更是带着飘忽。

“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在刘启看来有问题就是得马上解决的,无论是不是用严刑逼供,说着离开位子走近李一一。

“你...你干什么 ?刘启 别过来 。啊–––”李一一看着刘启带着更加阴沉的表情向自己靠近,不自觉的向另一边挪。

"喂,天才大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刘启钳住李一一的一只手将他牢牢的揽在怀里,带着不坏好意的轻笑,将薄唇悄悄靠近李一一早已通红的耳垂,故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暧昧的味道。

     一个"天才大人"就足以臊的李一一手脚不知该放在哪了,更何况是如此近的距离。

    平日里一翘一翘的一头卷毛因为汗水黏在额头上,眼镜因为突然的动作而滑落,那双狭长的眼睛像是冒了气泡似的模糊不清,白嫩的脸颊透露着粉色,富有肉感的嘴唇不自觉的一张一合,想要获得更多的氧气来平复自己的心跳,像极了一个溺水者,即将溺死在了那个男人的耳语里。

      刘启也是呆住了 ,他没想到这个总是淡得和白开水似的人会有这么大反应,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成了这样。那一秒,理智出去窍,他眼中的只有那一张一合的粉唇。

       "你可以放 ....唔..." 李一一还没说完,大脑便一片空白,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刘启居然会吻上他。

      刘启的吻技不怎么样,像是一只饿虎一般扑了上来,只是一味的索取,粗暴的侵入对方的领地,带着一股戾气,想要将其吞噬。然而李一一也并不好受,嗓子里泛出一阵哭腔,胸腔因为无法呼吸而剧烈起伏,晕眩让他视线边缘直冒金星,时刻担心大脑缺氧的技术员不安地试图推刘启的头,却都是徒劳。

    

【流浪地球】被迫混乱 (口条\启一)短篇

       警报警报!私设如下

   

     长条从小父母双亡 被作为地球精英在研究所统一培养,因此在情感方面很淡薄,有意的让数据理智等占领高地,然而木地危机碰到了户口。emmmmmm
     

1
      李一一不太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从小被当做全球前沿技术人员培养长大的他,人情总是淡薄了点,就连亲人的离世时的场景都已模糊不清,更何况在这个不乏牺牲的逃逸时代。但他还是用力挤过庆祝着劫后余生的人们,形形色色,却洋溢着相同的笑意,而他在那些高大的各国救援队中显得尤其瘦小。

 

 

    ”刘启–– ”

      ​”刘启––”

   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而回应他的只有韩朵朵的哭喊声。他清秀的眉毛微微一皱,也不知道什么冰冷的液体模糊了眼睛。



  ”谁来救救我哥,谁来救救我们啊。”

  女孩的声音嘶哑而又破碎,像极了纠缠在蛛网中的蝴蝶。

      当李一一赶到时看到的是,躺在废墟间的已神智不清的刘启和在他身旁精神即将支离破碎的韩朵朵。他的心里好像是比点燃了的土星更加激荡,爆发出的能量似乎要将他扯碎,超负荷运转的大脑迫使他猛地跪了下来,之后的什么也就记不清了。



”我这不没事吗?你们瞎操心个啥,韩朵朵你瞧你哥是那么容易死的样子吗?”

坐在病床上的刘启抬手揉揉正抽泣的韩朵朵的头痞痞地笑道。

而坐在病床另一边的李一一,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李一一,你不打算和哥说什么嘛?”刘启不咸不淡的说着,表情却有些深意。

起码在李一一悄悄瞟的那么一眼是那么回事。

于是 他做了个让在场的人都没想到的举动,低着头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冲出了病房。

看着那个小卷毛的身影逃离视线,刘启也是摸不着头脑,转头看看自己同样懵了的妹妹。

       ”搞什么东西啊?!”

    

      搞什么东西大概也就李一一知道了。在听说刘启清醒的第一刻,他可是连滚带爬的从自己的病房跑出来,但当他从一个又一个病房前跑过时,脚步不禁地慢了,比起黄金时代略显狭小的走廊,有些昏暗的灯光,从周围钻到耳朵里的抽泣声似乎又昭示着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消逝,这些又一次摇晃了他的精神世界。他苦笑了一声,抬手扶了扶因为奔跑而有些下滑的眼镜,一步一步走向那个他现在不知道不应该去的病房。

       而后发生的事情,让他憋不住离开那个人视线的冲动,在那双总带着不羁的目光下,他总觉的自己无所遁形,有些什么东西似乎要撞破他的心脏弥漫进他的大脑。他蜷缩着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挣扎着想要让自己恢复平静,但滚烫的液体涌了出来模糊了眼睛,冰冷的墙面也救不了他,被紧紧握在左手掌心的二十面骰子,似乎也扎进了皮肉。

     

    猛的他脑海里浮现了一张脸,寸头,挺拔的鼻梁 ,皱起的眉毛,一双带着复杂神情的眼睛,其中有锐利有坚毅甚至是转瞬即逝的悲伤。

       那是在面对队友全部死于叛军,发出的求救信号久久没有回复后先木绝望深渊后,清楚看到的第一张脸,昏暗而又混乱不堪的车里那人用力的钳着自己的手腕,那双眼睛紧紧的锁定着自己,表情严峻,语气却是轻轻地, ”别怕,我们也是救援队。”

    轻轻一句就 猛的把他拽出漆黑的深渊 ,一如现在将他从混乱中挣脱出来。他用力抹去泪水,揉了揉自己有些杂乱的卷毛,无奈的笑笑。

 

       ”靠,这下我是完了。”

              

今生
我定不会
再让你受前世的苦






假如 羡羡死后 重生成了个小羡羡被汪叽揣回家~